• 换个角度出语用

      现代学者陈献章指出:“学贵有疑,小疑则小进,大疑则大进。疑者,觉悟之机也,一番觉悟,一番长进。”学生对内容的疑,一般自己多读几遍也可解决,但,形式之疑,往往被学生遗漏,或置之不理。这时,教师该因势引导,顺学而行,让学生对形式“疑”之。

      这几天,听了徒弟上的《普罗米修斯》(人教版四年级下册三十一课)二次试教——

      第一次在感知课文,了解大意后,他出示了一个问题:“宙斯气急败坏,决定给普罗米修斯以最严厉的惩罚,你认为宙斯是一个怎样的人?从哪些句子或词语让你有感悟,圈出来并在旁边加上批注。”

         学生默读课文,四人小组讨论,进行交流。

         生:“我从普罗米修斯戴着铁环,而且是死死地锁在高高的悬崖上,看出宙斯凶恶,惩罚的严厉。

         生:“我从普罗米修斯不能动,也不能睡觉,还要日夜遭受着风吹雨淋的痛苦,看出宙斯的恶毒。”

         生:“又派凶恶的鹫鹰,每天用尖利的嘴巴,啄食他的肝脏,宙斯真是太狠心了。”

         生:“我从许多年来,一直被锁在那个可怕的悬崖看出宙斯的狠心。”

        ……

      师:宙斯真够狠心恶毒了,请同学们用朗读来表现出来!

      教师抽学生个别读,集体读,读出这种感情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课后,针对这个教学片段,我们进行反思,觉得这样的教学,目标指向内容,文体特点不明,从理解课文角度解构文本,学生只了解了一个凶恶的宙斯,而作者如何独具匠心的描写,精确传神的遣词造句都没有落实,学习语言的运用不够。关键在哪里出错了呢?就是教师的提问角度。

      《学记》 中对提问有精辟论述:“善问者如攻坚木,先其易者,后其节目,及其久也,相说以解;不善问者反此。善待问者如撞钟,扣之以小者则小鸣,扣之以大者则大鸣,待其从容,然后尽其声;不善待问者反此。”

      是否换个角度呢?先其易者,后其节目,从普罗米修斯入手呢?第二次试教时,教师出示提问:“请同学们仔细地读课文,边读边划,想像画面,作者是如何写出普罗米修斯受了严厉的惩罚?从哪几点写出了严厉惩罚?”

        学生默读课文,四人小组讨论,进行交流。

      生:从地势上看,惩罚严厉,在高加索山上,而且高高悬崖上。

      教师出示补充资料,了解高加索山悬崖情况

         生:从天气上看,惩罚严厉,每天风吹雨淋。

         生:从酷刑看,惩罚严厉,双手双脚戴着铁环,死死锁在高高悬崖上。

         生:从时间上看,许多年,一直锁在可怕的悬崖上。(插入:三万年)

      生:从程度上看,这种酷刑是凶恶狠心的宙斯又派一只凶恶的鹫鹰,每天用尖利的嘴巴啄肝脏……

    ……

      师:是啊!作者就是从这多方面写出了普罗米修斯所受到的凶恶的惩罚,让我们结合体会,读出情感。

      师:但,普罗米修斯屈服了吗?读文——

         生:为人类造福,有什么错?我可以忍受各种痛苦,但决不会承认错误,更不会归还火种。

      接着,教师创设情景,让学生结合课文语言展开想像,展示画面,普罗米修斯在各种天气下、一年四季中、长年累月中受的惩罚,让学生活化语言,加深运用。

      后,教师再抛出一问:“同学们,想一想,作者为什么把惩罚普罗米修斯写得如此详细呢?让人感到惨不忍睹,是不是可写得简单一些?”

         从而,学生明白作者构思之巧妙:惩罚越严厉,普罗米修斯的信念更坚定;痛苦越严重,普罗米修斯的决心更坚强;宙斯越凶恶,普罗米修斯的人格更伟大。

         这种反衬的写作方法,就在学生不知不觉中感知、领悟,如羚羊挂角、似春风化雨,在具体语言实例中将课文知识在“活的语境”呈现出来,变“静态描述”为“动态运用”。

      面对同样的文本,只是提问换了个角度,但效果却大不相同,何为?

      教育家陶行知说,教学的艺术全在于如何恰当地提出问题和巧妙地引导学生回答问题。

      思维心理学还告诉我们:思维是从研究问题开始的,学生学习过程实际上是一个不断地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,因此教师应当注重问题设置的质量和讲究课堂提问的艺术技巧。

      只因教师的理念不同,对课程价值取舍的差异,是文本解读式,还是表达学习式,是教语文还是教课文,是学语言还是学内容?

      显然,第二次试教是抓住文本的神话的特点、文本个性写作特点,引导学生关注语言,展开想像,关注作者的写作技能技巧,领会作者的遣词造句,结构布局的巧妙,藉此领悟文本的表达方法,达到语文课程价值目标。

      以学定教,先学后教,并不是不要教师的主导作用,教师更要找准教材中语用亮点,定准学生的教学起点,在学生“愤”、“悱”之时,该出手时就出手,该要讲时就得讲,该要问时还要问!

      换了一个提问角度,语文味就浓了,语运就加强了,课堂就高效了!

      其实,教师如何向学生发问,提问的角度如何,提问的时机如何?与教师的语文素养有密切联系。

      在每每外出讲座之尾,我往往把摘抄的三段话,送给教师们,一起共勉——

      我们无法想像一个从来不爱文学、不看美文散文,不读唐诗宋词、不能有自己的感悟和解读的语文老师,能够让他的学生爱语文、爱读书;

        我们无法想像一个从来都懒于动笔的语文老师,能极其自如而有效地指导学生写作;

         我们更无法想像成天只在试卷、教本、教参之间周旋的语文老师,会是一个有足够的思想引领学生、有足够的精彩征服学生、有足够的才情震撼学生、有足够的能力诠释文字魅力的老师。

         这三段话震聋发聩,发人深省,打铁先得自身硬,为师须有五车书。

       课后,我还另有收获,胡撰一词,何也?

       在和徒弟们一起解读文本时,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首词,是我细细看完《唐宋词鉴赏辞典》(上海辞书出版社)后,最喜爱的四首词之一——陆游的《卜算子·咏梅》

       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。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

             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。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

      为了突出梅花的香如故,作者写了多少层的不幸,“末句扛鼎之力,振起全篇,把前面梅花的不幸处境,风雨侵凌,凋残零落,成泥作尘的凄凉、衰飒、悲戚,一股脑儿抛到九霄云外。”花即是人,景即是情,梅花就是陆游。

       《普罗米修斯》一文中描写“宙斯对普罗米修斯的惩罚和普罗米修斯对惩罚的态度”的写法和陆游的《卜算子·咏梅》可谓异曲同工、殊途同归啊!没想到大词人陆游的写法,和雅典的古典神话,民间的传说穿越、神交、暗合……这真是——

       高山悬崖边,手脚铁环苦。酷刑死锁日夜逼,更着风和雨。

       凶鹫嘴尖啄,肝生更啄复。万载千年惩罚恶,只信道如故。

       这首山寨版的《卜算子·咏普罗米修斯》,就是我听课的意外收获。

       语文教师就得多读美文,多读唐诗宋词……

    手上书香浸,读破语言神;

    巧问文本秘,妙练智慧真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时间:2016-11-04  热度:569℃  分类:快乐作文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