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条,那沁人的香味

 

油条,那沁人的香味

 

题记:让学生写一写自已喜爱的美食,家乡舌尖上的美味,让我也回忆起了小时的美味,时代不同了,生活水平提高了,但,小时的美味,好像就在舌尖;小时的情景,恰如就在眼前。想写几篇,此为其一,权作重品美味,回忆亲情,记录生活,表达思念……与生同乐,记之,

 

上世纪七十年代初。

我的故乡——一个江南小镇里,只有一家炸油条、烙饼子的摊子。

每天清晨,一股油条的香味就弥漫在小镇上空,虽是淡淡的,却极其顽固地钻入了每个人的鼻子里。

这味儿,引得小孩馋涎欲滴,缠着大人买油条吃。

然而在那“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分花”的年代,尽管油条只卖三分钱一根,但也很少有人光顾油条摊子。

小孩的纠缠,大多在大人的喝斥下,乖乖地收场了。

他们委屈地收起泪水,跑到摊子边,眼巴巴地望着,拼命地吸着鼻子,咽着口水,只有一饱眼福。

记得那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父亲很高兴,因为他们单位发了奖金。

父亲喜滋滋地说:“明天,我们买油条吃。”

我们几个孩子欢呼起来。

那晚,我做着那金黄的油条梦。

梦中,我吃得好多、好香!

第二天早上,父亲提着篮子买菜去了。

我们几个急切地、不时频频地看着门口,盼望父亲的身影的出现。

终于闻到了浓郁的油条味了。

我们一拥而上。

篮子里,油条用报纸包着,油渍渗透其间。

在我们几双眼睛的凝视下,父亲拿出“宝贝”,小心地揭开报纸——

啊,是那梦寐以求的油条!胖乎乎、金灿灿、香喷喷……五根!

四姐弟先每人一根。

我们如获至宝,拿在手里,清香扑鼻,十分诱人!

我,看、嗅、吃、大吃……好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,喀嚓喀嚓,三下二口,油条已下肚了。

什么滋味,一个字“爽”!

脆而不焦、油而不腻、香而不艳!

唇齿留香,香在心头,我们吃得还不够过瘾。

可剩下的油条——只有一根!

本应是大人吃的,但看到我们期待的眼神,父亲变魔术似的,一切、一掰,一根大油条变成了比中指长的四截油条,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一人一截。

姐姐比我们懂事,递上油条,说:“爹,您吃一口。”

父亲笑眯眯地说:“我,我早吃过了……”

说完,就干活去了。

爹已吃过了?

他总是在我们吃好东西时去干活。

我很纳闷,可这只是一瞬间的念头,我没有心思去深入研究这里的奥秒。

我的心思早集中在那小小的油条上了。

我舔了舔手指上的油,恨不得那十个手指也变成十根油条。

弟弟正拿着那张报纸在闻:“嗯,好香,好香!”

我灵机一动,拿过报纸,卷成圆筒形,大叫:“油条!油条!”

弟弟兴奋地抢过去,故意张开嘴一咬,又“呸呸”地吐出了出来。

哥哥姐姐大笑起来,弟弟又缠着母亲。“妈,我以后还要吃两根,两——根——大油条!”

他把“两根”两字拉长并说得特别响。

母亲笑着点了点头。

至今,我还记得母亲的笑——苦笑。

如今,莫说两根,就是每天十根、二十根的油条也买得起。

满大街的油条摊子,早上炸,下午炸,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。

有时,我一下子吃三根油条,吃得津津有味。

女儿不明白,笑我是“吃货”。

我总是开玩笑地说,是小时没吃够,现在“恶补”!

然而,现在吃多少,总觉得现在的油条不够味儿,少了什么?

哦,少了那淡淡的温馨、浓浓的亲情。

油条,那沁人的香味!

永远定格在我那金黄色的记忆中。

 

  201652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改、记于驽马斋